当前位置: 首页
>警方资讯>警察故事

社区的路

来源: 市公安局办公室 发布时间:2021-03-16 17:10

三月的风,裹着一丝温润,含着几分朦胧,就这样在人们的不经意间,悄悄地来了。听过这样一句话,“所有的一切,都会在春天慢慢变好。”但愿美好如约而至,希望每一位听众都能遇见幸福。今天,让我们一起走进社区民警小李,听一听他忙碌的三月。

我管辖的社区有很多条路,有宽有窄,有直有曲,四通八达,风景迥异。有的宽阔平坦,能容下两辆几十吨重的大卡车;有的田头阡陌,容不下一辆电瓶车;有的路上有桥,桥下流水淙淙,有的路旁有树,树下花草芬芳;有的通往国道,车水马龙;有的向往田垄,人迹罕至。

三年前,我来到时堰派出所,听不懂这里的方言,站在社区的路口,眼里充满迷惘,望向眼前的路,不知会通往何方。第一次到存山村,一口流利方言的叶主任,笑着和我讲了半天,我却一头雾水,满脸迷惑;第一次到鑫阳热镀锌厂检查危化品,孟厂长带我转了半天,讲了一大堆的专有名词,我只会点头,不敢答话;第一次在沙杨村座谈,对老百姓提的困难,我只会缄默不言。后来,跑的多了,笑容多了,也就知道了社区的路,明白了前进的方向。

三月,浓郁着春天的气息,是万物复苏的时节。杨沈村的周爷爷与尤奶奶因为门前油菜地的分界线有了隔阂,周爷爷说尤奶奶种的油菜长到了他家的自留田,尤奶奶说周爷爷连油菜苗都不会栽,两个70多岁的老人吵的不可开交。我赶紧来到村里,发现有争议的地方也就不到10公分,油菜花也就那么十几颗,可是好话说了1个多小时,两人就是互不相让。没有办法,我只好找来一根绳子,从最原始的田垄拉线,经过田垄,来到水泥路,最后拉到河边的油菜地,将争议的自留田分成了两块,我在路上划了一条红线,红线东面属于周爷爷,西面属于尤奶奶。

忙活完了,我私下问周爷爷,就这么一小块地,值得几十年的邻居闹成这样吗?周爷爷也犯难,但是小孙子每次回来都说爷爷家的蔬菜最好吃,他就想多要点地,等孙子回来吃。我又劝说尤奶奶,可以多种些蔬菜分给周爷爷就好了,不必这么伤和气,尤奶奶在我的劝说下,也点头同意了。临走的时候,我悄悄地把路上的红线擦掉了,擦掉了邻里间的不和谐,留下了邻居和睦,社区和谐。

三月,是生产的旺季,也是人口流动频繁的时节。老板戴着安全帽,检查着每一台机器;老师傅戴着眼镜,细致的打磨着每一个零件。社区的路上,一个个工人洋溢着笑脸,一辆辆货车满载着货物。在金谷不锈钢厂的危化品储存室,工人嫌警报器老是吵,就擅自关闭了,一面是安全隐患,一面是工人的工作环境,我就和厂里商量,把警报器换成定时的,一分钟后就自动停止,既不让工人难受,又消除了安全隐患。在兴民旅馆,系统不能进行人脸识别,通过半小时的实践发现,是窗帘的颜色挡不住光线,我就让薛老板换成深色的窗帘,人脸识别也恢复了正常,薛老板也可以安心的让旅客入住了。社区的路大小不一,就像老百姓的困难,只要民警用心去帮助每一个人,老百姓心中的道路一定是明亮的。

三年过去了,社区的路依旧曲曲折折,没有改变模样,却多了一个民警,多了一些故事,也多了一些警民鱼水情。其实,社区的路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与远方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